一道长28公分,宽8 公分和5公分深的伤口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8:21 AM
新闻报道说,这是一道长28公分,宽8 公分和5公分深的伤口.

伤口的主人是古纳斯加兰,马来西亚人,据说是一名吸毒者。在去年的716号(赵明福逝世的同一天)被逮捕后的4小时内,丧失了自己的性命。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呢?该用‘锥心锥肺’来形容吗?还是‘痛不欲生’?

我不知道,因为我无从想象。我有过肉体上的痛楚,不过没有那么惨烈。但有一道长28公分,宽8 公分和5公分深的伤口,是怎么样产生的?是被警察打出来的。

我想,我们一定会为我们逝去的亲友而感到悲伤。而对于他的家属,他的姐姐不会只是单纯的感觉到悲伤。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情绪呢?是愤怒吗?是茫然吗?是疑问吗?

可能我见过古纳斯加兰,我们或许在某一条街上匆匆的打个照面,或者在路边嘛嘛档一起喝拉茶;也有可能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我们很可能会有在哪一天里,真正的坐下来,边喝拉茶,天南地北无所不谈。

但是,你已经不在了。一个和我分享同个国籍的你就这样的离开。我明白人的生命是有期限的,但我无法接受他是被活生生的被警察打死,曾几何时,随意打人被列为是警察的工作范围内?曾几何时,保护人民的警察既然是杀人凶手?曾几何时,这种暴力文化是怎么样在这社会上连生的?

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像古纳斯加兰的案子从2003年至今在扣留所死亡的人数是1806位。这1806不单单是数字那么简单,他是1806位生命就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结束。我很希望这1806能够成为历史,若最好是能够昭雪。但在提倡以暴制暴的社会里,未来还是会有人无故牺牲,这数字还是会增长,而我们继续生活在这饱受威胁的社会里。

我希望古纳斯加兰能够得以安息,也希望他家人能够继续的为他讨回公道。但我更希望的是,这种的暴力能够消失,至少在这地球上,不要在让无辜的人受害了。

我们在唱国歌中被捕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2:02 PM


远在53年前的这个月,马来亚先贤们轰轰烈烈的为马国争取独立,结束了将近500年的殖民历史。马来亚就是在东姑阿都拉曼的‘默迪卡!默迪卡!’中诞生了。顿时,举国欢腾,只因马来亚人终于在殖民者中重获自由,新的气息笼罩在马来亚的土地上。但这日子并不长,3年后的8月1号,《内安法令》正式被确立,马国人民权利自始受到侵害,白色恐怖横行无忌,马国宪法更是是如同虚设。

在《内安法令》实现后的第50年的8月1号,马国公民社会决定在这一天里用烛光来纪念被此法所害的人。相比起去年轰动的大游行,这活动显得较为平和,也让参与者能够在闪烁的烛光中自审其公民责任。活动的地点在一个商场对面的草场,时间是晚上8时,但大约7时就可以看到大批的警员在那里驻守,看来一场大逮捕就要开始了。

在经过了一般的协商后,警方的态度仍然强硬,最后选择武力驱散。警官一声令下,拿着大盾的红头兵就直接冲向人群,强硬要人们驱散,人群中开始唱起Negaraku。而在旁的便衣也乘势抓人,抓了好几人,而人们唱的更大声,警察也抓的更凶。歌词中所描述的国泰民安的情景与那时的情形完全是两面的。而国歌在这里成了最好的抗争歌曲,以国歌中歌词来让执法者记起他们的公仆角色,让执政者记起当初建国愿景,也让人民记得他们为什么而站起来反对《内安法令》!

红头兵继续的用这大盾逼近手无寸铁的人们,人们也被逼往后退。一场本是和平的烛光纪念变成一场你追我躲的警匪游戏。这时,更多人也被抓了,人们被逼退去商场内,警方也不停歇的继续追逐人们。即使在商场内也是肆无忌惮的抓人。国歌声继续唱起来,但警察记不起他们公仆角色,执政者装着听不到,而人民的意志在国歌声中继续壮大。

《内安法令》侵害了我们作为马国子民的基本权利,也让许多异议人士无辜被监禁,甚至命丧监狱!我们都只是一群爱国的子民,我们高唱国歌以希望这国家的执政者记得当初建国愿景,我们希望往后的日子能够活在没有恐惧的国家里,而不是连喊痛的权利也没有的国家!就让国歌继续的唱下去吧,铭记着我们的共同的愿景----一个自由的马来西亚!

Negaraku, tanah tumpahnya darahku,
Rakyat hidup, bersatu dan maju。。。。

华社土权?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2:06 PM
巫裔右翼团体土著权威组织(以下简称为‘土权’)在近期内的马来西亚政坛带来了另一个风波。他们大喊马来西亚土著的利益受到其他种族的损害,土著必须受到保护,维护土著权利等口号,并以极端种族主义的言论而‘爆红’。他们的出现是毫无疑问为倾向种族和谐的马来西亚带来了负面影响。

而网络媒体《当今大马》在79日的专访林祥才指出,华社也应该有个土权PERKASA),才可相互制衡,并点名隆雪华堂担当这项角色,并且也说到华社应该有个(外围)组织,能够和土权(PERKASA)抗衡。我们暂且先不批评这看法,我们来探讨成立一个华社‘土权’的可能性以及当中的博弈甚至是矛盾。

马来西亚的都一直笼罩在种族政治的烟雾中,其中一个原因是50年不变的国阵是由不同的种族政党所结合起来的联盟。当中有我们在熟悉不过的马华,巫统,国大党。这就为种族政治带来了肥沃的土壤。而另外一方面,513事件后所实行的新经济政策(DEB)打着拯救贫穷的口号但实际是偏袒某族群的经济政策,这又造成了种族间的分隔再次扩大。而这也带出了各自族群要维护自己权益的现象。而在这样的气氛下,造就了PERKASA的出现。PERKASA号称土著的經濟能力還處於弱勢為由,促請政府繼續採取扶弱行動,并强调马来西亚宪法第153条(授予马来西亚最高元首为马来人和其他土著民族保障马来西亚公民的权利和特权。)

而华人社群中是否需要属于自己的PERKASA?笔者认为这问题的根本是——种族主义是否还需要?还是应该被嫌弃?答案是很肯定的,狭义的种族主义已经过时了,再也不能成为马来西亚政治的主流思想。其原因是马来西亚社会,文化的特征所呈现是多元化的。而多元并不表示差异,多元代表是各个文化,群体间的平等相处。而若以肤色间的差异而给予不同待遇的话,这形同是对他族的歧视。所以,以肤色来施政的政府明显就是违反这人人平等这普世精神。

而现在比‘是否要成立各个社群PERKASA’的问题来的重要是要如何公平的施政给不同群体。我们看厌了每一年SPM放榜后其他族群子女得不到奖学金而向政党求助的把戏。现在应该是要消除具有歧视意味的施政,应该要让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他们应有的权益。而作为在不公政策下的受害者,也不该以捍卫民族权益的状态出现,而是应该以马来西亚公民或公民社会来促政府作出改变,因为问题的根本是在于施政的不公,而不是谁压迫谁的问题。

另一方面,林祥才言论一出,马华上下诸公急忙灭火。而作为巫统第二把交椅的慕尤丁却认同于谁都有权成立任何组织,就像是‘华权’或‘土权’的成立。虽然在民主的体制下,任何人都有其结社的自由,这点是笔者所坚持的。但副首相大人看不到的是,若真的每个族群都有自己的PERKASA,那么各个族群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因为问题的根本是国家机器的施政不公,而不是低声下气的去向政府‘争取’本应有的权利!

而各个社群中是否还需要属于自己的PERKASA?笔者的答案是绝对不需要有着这样的组织成立。而我在这里再次强调,比成立PERKASA更重要的是各个社群都应该要以一名马来西亚公民或公民组织的身份来以施政者进行交涉,若施政者不愿作出改变,那就直接的换上另一个民选政府好了!

六四事件之杂想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0:53 AM
中国虽然宣告已经是‘和平崛起’,但这个‘崛起’并没有‘崛起’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国的老百姓们仍然在折腾中过活。而这折腾和马来西亚情况有些相似:城乡见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物价只涨不跌,言论的自由进一步受限等。也有发生很令人不忍的残酷事件:富士康十连跳,疯汉砍死小孩进行社会报复,良心犯*陆续以颠覆国家等名义被捕等等。以我来看,中国现在走的道路并不是当初的社会主义。中国现在走的是极权资本主义国家的形式;压制国内日益增加的反对声音,并和各个大企业‘互相合作’,以期可以中饱私囊,贯彻邓小平的‘先富起来论’。(不过事实证明这是行不通的。)

遥望21年前,这个国家的学生与人民也是面对着差不多的情况。但他们选择行动来表示他们的不满,正如所有民主国家里人民所做的。但到了最后,一场和平集会到了最后成了血腥镇压;中国普通百姓成了‘颠覆分子’;中共口号之一的‘为人民服务’也成了幻影消失了。

64,两个数字是中国有识之士不能抹杀的数字,中共正向日本学习着要如何的抹杀那一段历史。然,压迫是有限制的;历史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今年,六四事件已经进行了第21个年头,中国虽然进步了,但限制言论自由,打压异意,劫贫济富等还是发生。为了纪念这一天死去的人们,为了把中国的社运和马来西亚的社运链接起来,我和我的朋友们决定在这晚上办了一个小小的分享与哀悼会。

以下就是活动照片,望各位喜欢:
(宜伦同学正在和各位分享六四事件的来龙去脉)

我们还要多少个武吉公满?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9:35 AM

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事件爆发后,此事件也得到了群众的关注和讨论。在武吉公满在为了他们的健康权而奋战的时候,我们也有不同的‘武吉公满’在每一个大马的州属与同样的戏码上演着。当地的居民每天都在折腾的过日子,他们每天都得面对着污染,辐射,生计和健康问题。这和纳吉先生所说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伟大理念有违,若真的是‘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话,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我们还有多少个‘武吉公满’存在于马来西亚吧!

在柔佛州的笨珍,渔民赖以为生的红树林为了应发展只需,砍倒了大片的红树林以让路给私人公司的石油与化工工厂。而该公司也是在没有知会当地的渔民就急着建立化工厂,根据新闻的报道,该公司也是在没有得到环境部的环境评估调查就得到重工业执照。该化工厂也同样的没有和民宅有一个足够的缓冲区,试问一间重型化工厂就在你家500米附近,你能安心吃饭吗?不过他们想吃饭都有些难了,因为他们赖以为生的红树林已经大面积砍伐了,红树林再也不能给予鱼类一个栖息地,渔民也只能每日望洋兴寒,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捕鱼了!

我们在北上一些,来到了森州瓜拉光。这里的村民也面对了胶厂每日都排出毒臭气体的问题,自从该胶厂扩建了后,村民也开始面对毒臭气体的威胁,根据一项调查,在该区的氢硫化物超标160陪,可能导致鼻癌。可辛的是,在经过了村民的努力下,该厂在2005年已经搬迁。现在,其中四名瓜拉光抗毒臭运动领袖因涉及非法集会被联邦政府起诉,导致他们在1967年警察法令下,被判监禁两周和罚款马币5000。难道维护自己的健康权都有错?


我们在把焦点移去彭亨州的关丹Gebeng工业区,这里极有可能又要重演80年代红泥山的悲剧。同样来自澳洲的Lynas稀土公司在经过了中国和澳洲的拒绝后,转移焦点来到了马来西亚,在没有公开EIA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和咨询居民的情况下开始建立工厂。根据了解,该厂把生产稀土后的肥料直接的埋在附近的池水中,而该工厂的肥料也将透过河流流向大海,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该工厂的原料来自于澳洲的Mt。Weld,经过粉碎后就运来了Gebeng工业区,运往这里的稀土大约为3000万吨左右,万一发生任何意外的话,稀土掉下落海中必定会使到大海受污染,同样的海产也会所到污染,若是人吃了下去,结果不必我说,有脑的人想的到的。

以上的例子不过是一些比较显著的例子,笔者深信在在战机引擎都可以不见的国度里,各式各样因为行政上的偏差,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而形成的‘武吉公满’都可能发生在各个马来西亚的角落。我们还要多少个‘武吉公满’的发生?我们还要多少的老百姓受害?我们还要多少富了多少个贪官和奸商?若不想的,拯救‘武吉公满’,从你我开始!


*以上照片来自于《独立新闻在线》,影片来自《Media Rakyat》






孤胆大陆的神话——小记《Mabool 》听后感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7:44 AM

在接触了来自世界各国的金属乐后,这种感觉就好象环游世界似的,每一个国家所呈现出金属风格各有不同,可说是百花齐放。这一次透过了《我爱摇滚》(一本中国地下杂志)和《全球金属》的介绍,让我有幸的听到来自纷争中东的长嚎——Orphabed Land

孤胆大陆(Orphabed Land)的出生地有些不一样,他是来自被纷争诅咒的国度——以色列。在这个国度里拥有的是古老的故事,种族大屠杀的历史,宗教间的纷争等等,这些来自于现实的恐惧都成为了以色列金属乐的好题材,而Orphabed Land则选择了利用神话的方式来呈现。在他们的《Mabool 》专辑里,诉说的是一个孤胆大陆里,上帝要制作大洪水来清洗人的罪恶,三个英雄(一只代表智慧的狮子,一只代表力量的鹰和一条代表魔法的蛇)对抗大洪水而失败的悲壮故事。《Mabool》里面有些歌词是现在中东的写实情况相应,就比如是以下这一段:

"My heart is bound with love to the Holy Land,
But my feet are sinking in the depths of exile
When will he give me leave to go up and make my home
Within the extolled gates of Jerusalem
?"

‘‘我那充满爱的心跳跃在那圣地

但我的双脚却沉没在放逐的深渊

什么时候他才可以让我离开并建立我的家园

就在那耶路撒冷的颂扬门里’’

诗歌总是情绪最好的表达,从上述的诗句中我可以感受的是一个被遗弃的民族的心声,连年的战争和屠杀放逐了他们,他们愿能够从这错综复杂的一切中离开,重新从历史的废墟中建立家园,就在他们那圣地里。可惜,这不过是梦呓。

在他们的音乐上,他们把自己定位为中东重金属,听他们的歌曲就犹如是在穿梭在中东异域里。使用的乐器也包含了现代的电吉他,电贝士,鼓等,还包含了自己民族的传统乐器,如:OudSazBuzuki等。因为这一张专辑的概念是一出神话,所以呈现出的是一种很具有画面感的音乐,有着雄壮的咆哮的,间中也有那优远的清唱,当然也有呐喊。在音乐的编排上,也是相当的不错,旋律都是很中东式,气氛的营造也值得一赞。里面有一首叫做《Norra El Norra》(意思是进入方舟),从一开始木吉他小调的intro,在到扭曲吉他声的轰炸,后就是女高音的哼唱,这样的编法对我来说是可以表现出在孤胆大陆的人们进入方舟的那一刻,那一种带着忧郁的希望。

在我看《全球金属》的时候,里面有一句是让我深思的,那是megadeth 的前吉他手marty friedman说的:‘Every culture got something really cool offer’从这一句话练习下去,也就是说在全球每一个角落的文化都有其特色,金属乐是近代在出现的东西,不过事务总是随着时间,地域,语言,文化等等开始了变化,金属乐也是一样。在这个战祸连连的地方里,有着被视为异端的金属乐存在,并融合了自己本身的文化与故事在里面,其价值已经是超越了大牌金属乐队,在这里我推荐给喜欢民谣金属乐的朋友听听,这是一张你们不能错过的专辑,也顺祝在这片土地上的金属乐能够血腥的灾难中开出一朵鲜艳的花朵。





民主不是多数和少数的游戏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9:47 AM
过年前夕,全国瞩目的霹雳大臣双胞案正式揭晓。虽然我们都很希望正义的胜出,可是在政党国不分的国家内,正义始终不能舒张,而一场决定着大马宪法精神的判决居然被沦落成了多数与少数的游戏。也就是这样,假大臣在媒体的赞歌下登上了大臣宝座,成了了‘真’大臣,我只能说这是一个‘疯狂’的马来西亚!

在这项判决当中,原任大臣尼查要求法官厘清的三道问题里都是笔者认为很关键的,笔者就把这些问题带上这里给各位了解详情:
(一)如何诠释霹雳州宪法第16(6)条文,霹州大臣的职位是否可在以下情况悬空:大臣已经向统治者建议解散州议会;州议会没有解散;州议会没通过对原任大臣的不信任动议;以及大臣并没辞职。

法院裁决:可以。

(二)苏丹是否可以在州议会没有投票的情况下,决定一名州务大臣是否获得州议会的多数支持?

法院裁决:不信任动议不一定非要在议会里进行。

(三)若州务大臣拒绝辞职,州宪法是否允许苏丹革除大臣或宣布有关职位悬空?

法院裁决:苏丹有权革除大臣。赞比里拥有31名议员的支持,已经获得多数议会的支持。

(来源:当今大马)


以上的判决给任何一个稍微有宪法知识的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尤其是第一和第三道的答案更是对于君主立宪制国家内是不能出现的。这些判决意味着以后君王有着革除大臣的权利,笔者认为这是一项动摇了我们国家君主立宪制的基础,也违反了我们的常识:君王统而不治。身为国家内威望甚高的联邦法庭既然做出如此的判决可说是令人感到无奈和失望,这等同于把前人血汗所争取的宪制给忽视了。
君主立宪制的起源

君主立宪制可以追溯回英国的光荣革命时期。在1685年时候,当查理二世过世后,詹姆士即位,称詹姆士二世,在即位后,其高唱‘君权神受’论,恢复了在清教徒革命时期前的君主专制。之后,国会就找来了其女婿威廉入主英国,在1688年11月,其领军在英国登陆,詹姆士见众叛亲离,就逃亡法国。第二年初,威廉就在英国国会的祝福下登基成为国王,也签署了一份名为《权利法案》(The Bill of Right)历史性文件。该文件主要内容为:
(a) 国王未经国会同意,不能颁布法律或停止法律的执行,不能征税或设常备军。
(b) 国会必须定期召开
(c) 国会议员的选举,国王不能干涉
(d) 议员言论自由应受保障
这些的规定让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步入了成熟的阶段,,君王他/她统而不治,他/她在宪法上只是作为国民的精神象征,同时他/她不能参与国会的决策与干预内政,这就是宪法的基本精神,也是我们所知的常识!
苏丹的做法

当我们回首看回我们马来西亚,看回霹雳所发生的宪法危机。当大臣向苏丹进谏建议解散州议会时候,苏丹本应秉持着不介入内政的宪法精神而同意解散州议会。这来到了霹雳州却是另外一回事,并与国阵议员为多数为理由而宣布赞比里为新的州务大臣。在这个过程当中却没有经过民主的程序来进行,因为州议会并没有通过不信任动议来弹劾州务大臣。霹雳州苏丹如此的做法已经不再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内一个君主所奉行的民主精神,他已经接近了马六甲王朝时的苏丹一样,手持各个任命大臣的权利,一旦妨碍自己的大臣轻着罢免,重着人头落地!当其他的国家在其民主的进程内进步着,而大马经过了这次的政变又在倒退至马六甲王朝!
民主不是多数和少数的数字游戏

当国阵政府利用其收编的媒体大事的宣传有关于他们占了议会里的大多数,成立政府是当仁不让的等言论,可是他们却忘记了这个多数不是民意上的多数,不是建立在民意上的政府可以被视为非法的,因为在《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21条款也阐明,人民的意愿才是政府合法性的根基。当国阵政府以为自己在这一场多数和少数的数字游戏中胜出,但是他们却忘记了自己的合法性早已不存在了,当下一次的大选时,就是他们的2012!

中国孩子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9:35 PM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


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愛滋病在血液裡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


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兇光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


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死到臨頭讓領導先



简单的那么几句,赤裸裸的道出了中国孩子的悲惨处境,中国社会的腐败走向。人性,在这里似乎是奢侈,孩童的泪光也不过是她们最后的陪葬品。但愿马来西亚不会朝向这个方向走。。。

更多资料:http://jiankaogudidai.blogspot.com/2009/09/blog-post_19.html


一封写给我们这代年轻人的公开信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8:36 AM

至给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们:

我和你们一样,都不过是年过20的年轻人,在这里我不想说教式的说出我的想法,更多的,我是想分享一些我对于我们这一代人的想法。


我们这一代,都是幸福的,我们不烦恼我们的吃,喝;我们也不操心我们的住,穿,而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进而要求的更好,更多。这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时代啊,不需要烦恼什么,我们只需要烦恼我们还要什么;我们秉着我们青春无限,挥洒着她让我们看起来和其他人不同,可是我们这个年代似乎忘了些东西,这让我们处于物质文明里却有时觉得空虚,这是什么?我们自问到,而我们却无法回答的出。


当我们这一代的年轻朋友在物质上,感情上,生活上等等遇到了一些挫折后,往往都成了一泻不起的草莓,不过当我们看回去我们的历史,有一些人能够在极端的环境下做出了让历史推进的事情,而为什么我们这代总是缺乏了那么一种勇气呢?


当我看到我们这代年轻人对于公共利益的事务毫无理会,甚至面露恐惧时,我看到的不是这些,我所看到的,是一个有意要让国民丧失其独立思考的教育结果,而冲击最大就是我们这代人。我们都是3M制度下完成了我们的小学,而过后我们又分别在国中和独中再次接受我们的填鸭式教育,来到了大专,我们仍然还在永无止境的Assignment中打混,这让我们忘却了自身的感受,也忘却了外面的世界。我们成了井底之蛙,虽然我们看不到井在那里,当我们所看的天空却是有限的,只因为我们把自己绑牢了自己的思维,自己的青春和自己的眼界。


以上的这些都是我自从在思索自身和社会的时候的其中内容,作为和大家一样的年轻人的我,突然觉得我是封闭的,我的圈子里都是同样的人,同样的事务,也有同样的问题一直出现。当我开始和我所在处——马来西亚开始了认识,眼界顿时大开,旧思维和新想法起了战争,当我积极的和其他人接触的时候,我总是会学习到新的东西,并很高兴能够和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交上朋友,并和他们分享我的看法,我的故事,他们也会说出心声;在这样的过程中,总是让我倍感欢愉。


我很鼓励各位能够从自己圈子里走出来,因为唯有走出来以及自己的亲身经历才能使自己成长,看看在自己圈子外面的他们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吗?我们对他们了解以否?还是我们以前都存有错误的刻板印象?这些问题都是当你踏上圈外会遇到的,当你遇到了他们,这就是你学习的机会,在这之后,硕果累累的经验将是你的收获。


到了最后,本文并没有意思要提出一个结论,只是希望各位青春洋溢的年轻友人把自己的青春挥洒出去,切勿让年轻时代就这样的流逝,勇敢的踏出自己圈外的第一步,因为当社会把我们每一个人都联系起来,没有一个人是孤岛。


雷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