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装中...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1:41 AM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首先很抱歉小弟那么旧没有在更新博文。
所谓新的一年,新的面貌,在小弟我更新文章前,得好好装修下博客。 所以有请各位朋友耐心等待,我将会与最快的时间内在回来更新文章。 顺祝:新年快乐!

一道长28公分,宽8 公分和5公分深的伤口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8:21 AM
新闻报道说,这是一道长28公分,宽8 公分和5公分深的伤口.

伤口的主人是古纳斯加兰,马来西亚人,据说是一名吸毒者。在去年的716号(赵明福逝世的同一天)被逮捕后的4小时内,丧失了自己的性命。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呢?该用‘锥心锥肺’来形容吗?还是‘痛不欲生’?

我不知道,因为我无从想象。我有过肉体上的痛楚,不过没有那么惨烈。但有一道长28公分,宽8 公分和5公分深的伤口,是怎么样产生的?是被警察打出来的。

我想,我们一定会为我们逝去的亲友而感到悲伤。而对于他的家属,他的姐姐不会只是单纯的感觉到悲伤。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情绪呢?是愤怒吗?是茫然吗?是疑问吗?

可能我见过古纳斯加兰,我们或许在某一条街上匆匆的打个照面,或者在路边嘛嘛档一起喝拉茶;也有可能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我们很可能会有在哪一天里,真正的坐下来,边喝拉茶,天南地北无所不谈。

但是,你已经不在了。一个和我分享同个国籍的你就这样的离开。我明白人的生命是有期限的,但我无法接受他是被活生生的被警察打死,曾几何时,随意打人被列为是警察的工作范围内?曾几何时,保护人民的警察既然是杀人凶手?曾几何时,这种暴力文化是怎么样在这社会上连生的?

数据显示,马来西亚像古纳斯加兰的案子从2003年至今在扣留所死亡的人数是1806位。这1806不单单是数字那么简单,他是1806位生命就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结束。我很希望这1806能够成为历史,若最好是能够昭雪。但在提倡以暴制暴的社会里,未来还是会有人无故牺牲,这数字还是会增长,而我们继续生活在这饱受威胁的社会里。

我希望古纳斯加兰能够得以安息,也希望他家人能够继续的为他讨回公道。但我更希望的是,这种的暴力能够消失,至少在这地球上,不要在让无辜的人受害了。

我们在唱国歌中被捕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2:02 PM


远在53年前的这个月,马来亚先贤们轰轰烈烈的为马国争取独立,结束了将近500年的殖民历史。马来亚就是在东姑阿都拉曼的‘默迪卡!默迪卡!’中诞生了。顿时,举国欢腾,只因马来亚人终于在殖民者中重获自由,新的气息笼罩在马来亚的土地上。但这日子并不长,3年后的8月1号,《内安法令》正式被确立,马国人民权利自始受到侵害,白色恐怖横行无忌,马国宪法更是是如同虚设。

在《内安法令》实现后的第50年的8月1号,马国公民社会决定在这一天里用烛光来纪念被此法所害的人。相比起去年轰动的大游行,这活动显得较为平和,也让参与者能够在闪烁的烛光中自审其公民责任。活动的地点在一个商场对面的草场,时间是晚上8时,但大约7时就可以看到大批的警员在那里驻守,看来一场大逮捕就要开始了。

在经过了一般的协商后,警方的态度仍然强硬,最后选择武力驱散。警官一声令下,拿着大盾的红头兵就直接冲向人群,强硬要人们驱散,人群中开始唱起Negaraku。而在旁的便衣也乘势抓人,抓了好几人,而人们唱的更大声,警察也抓的更凶。歌词中所描述的国泰民安的情景与那时的情形完全是两面的。而国歌在这里成了最好的抗争歌曲,以国歌中歌词来让执法者记起他们的公仆角色,让执政者记起当初建国愿景,也让人民记得他们为什么而站起来反对《内安法令》!

红头兵继续的用这大盾逼近手无寸铁的人们,人们也被逼往后退。一场本是和平的烛光纪念变成一场你追我躲的警匪游戏。这时,更多人也被抓了,人们被逼退去商场内,警方也不停歇的继续追逐人们。即使在商场内也是肆无忌惮的抓人。国歌声继续唱起来,但警察记不起他们公仆角色,执政者装着听不到,而人民的意志在国歌声中继续壮大。

《内安法令》侵害了我们作为马国子民的基本权利,也让许多异议人士无辜被监禁,甚至命丧监狱!我们都只是一群爱国的子民,我们高唱国歌以希望这国家的执政者记得当初建国愿景,我们希望往后的日子能够活在没有恐惧的国家里,而不是连喊痛的权利也没有的国家!就让国歌继续的唱下去吧,铭记着我们的共同的愿景----一个自由的马来西亚!

Negaraku, tanah tumpahnya darahku,
Rakyat hidup, bersatu dan maju。。。。

华社土权?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2:06 PM
巫裔右翼团体土著权威组织(以下简称为‘土权’)在近期内的马来西亚政坛带来了另一个风波。他们大喊马来西亚土著的利益受到其他种族的损害,土著必须受到保护,维护土著权利等口号,并以极端种族主义的言论而‘爆红’。他们的出现是毫无疑问为倾向种族和谐的马来西亚带来了负面影响。

而网络媒体《当今大马》在79日的专访林祥才指出,华社也应该有个土权PERKASA),才可相互制衡,并点名隆雪华堂担当这项角色,并且也说到华社应该有个(外围)组织,能够和土权(PERKASA)抗衡。我们暂且先不批评这看法,我们来探讨成立一个华社‘土权’的可能性以及当中的博弈甚至是矛盾。

马来西亚的都一直笼罩在种族政治的烟雾中,其中一个原因是50年不变的国阵是由不同的种族政党所结合起来的联盟。当中有我们在熟悉不过的马华,巫统,国大党。这就为种族政治带来了肥沃的土壤。而另外一方面,513事件后所实行的新经济政策(DEB)打着拯救贫穷的口号但实际是偏袒某族群的经济政策,这又造成了种族间的分隔再次扩大。而这也带出了各自族群要维护自己权益的现象。而在这样的气氛下,造就了PERKASA的出现。PERKASA号称土著的經濟能力還處於弱勢為由,促請政府繼續採取扶弱行動,并强调马来西亚宪法第153条(授予马来西亚最高元首为马来人和其他土著民族保障马来西亚公民的权利和特权。)

而华人社群中是否需要属于自己的PERKASA?笔者认为这问题的根本是——种族主义是否还需要?还是应该被嫌弃?答案是很肯定的,狭义的种族主义已经过时了,再也不能成为马来西亚政治的主流思想。其原因是马来西亚社会,文化的特征所呈现是多元化的。而多元并不表示差异,多元代表是各个文化,群体间的平等相处。而若以肤色间的差异而给予不同待遇的话,这形同是对他族的歧视。所以,以肤色来施政的政府明显就是违反这人人平等这普世精神。

而现在比‘是否要成立各个社群PERKASA’的问题来的重要是要如何公平的施政给不同群体。我们看厌了每一年SPM放榜后其他族群子女得不到奖学金而向政党求助的把戏。现在应该是要消除具有歧视意味的施政,应该要让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他们应有的权益。而作为在不公政策下的受害者,也不该以捍卫民族权益的状态出现,而是应该以马来西亚公民或公民社会来促政府作出改变,因为问题的根本是在于施政的不公,而不是谁压迫谁的问题。

另一方面,林祥才言论一出,马华上下诸公急忙灭火。而作为巫统第二把交椅的慕尤丁却认同于谁都有权成立任何组织,就像是‘华权’或‘土权’的成立。虽然在民主的体制下,任何人都有其结社的自由,这点是笔者所坚持的。但副首相大人看不到的是,若真的每个族群都有自己的PERKASA,那么各个族群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因为问题的根本是国家机器的施政不公,而不是低声下气的去向政府‘争取’本应有的权利!

而各个社群中是否还需要属于自己的PERKASA?笔者的答案是绝对不需要有着这样的组织成立。而我在这里再次强调,比成立PERKASA更重要的是各个社群都应该要以一名马来西亚公民或公民组织的身份来以施政者进行交涉,若施政者不愿作出改变,那就直接的换上另一个民选政府好了!

六四事件之杂想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0:53 AM
中国虽然宣告已经是‘和平崛起’,但这个‘崛起’并没有‘崛起’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国的老百姓们仍然在折腾中过活。而这折腾和马来西亚情况有些相似:城乡见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物价只涨不跌,言论的自由进一步受限等。也有发生很令人不忍的残酷事件:富士康十连跳,疯汉砍死小孩进行社会报复,良心犯*陆续以颠覆国家等名义被捕等等。以我来看,中国现在走的道路并不是当初的社会主义。中国现在走的是极权资本主义国家的形式;压制国内日益增加的反对声音,并和各个大企业‘互相合作’,以期可以中饱私囊,贯彻邓小平的‘先富起来论’。(不过事实证明这是行不通的。)

遥望21年前,这个国家的学生与人民也是面对着差不多的情况。但他们选择行动来表示他们的不满,正如所有民主国家里人民所做的。但到了最后,一场和平集会到了最后成了血腥镇压;中国普通百姓成了‘颠覆分子’;中共口号之一的‘为人民服务’也成了幻影消失了。

64,两个数字是中国有识之士不能抹杀的数字,中共正向日本学习着要如何的抹杀那一段历史。然,压迫是有限制的;历史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今年,六四事件已经进行了第21个年头,中国虽然进步了,但限制言论自由,打压异意,劫贫济富等还是发生。为了纪念这一天死去的人们,为了把中国的社运和马来西亚的社运链接起来,我和我的朋友们决定在这晚上办了一个小小的分享与哀悼会。

以下就是活动照片,望各位喜欢:
(宜伦同学正在和各位分享六四事件的来龙去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