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要多少个武吉公满?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9:35 AM


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事件爆发后,此事件也得到了群众的关注和讨论。在武吉公满在为了他们的健康权而奋战的时候,我们也有不同的‘武吉公满’在每一个大马的州属与同样的戏码上演着。当地的居民每天都在折腾的过日子,他们每天都得面对着污染,辐射,生计和健康问题。这和纳吉先生所说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伟大理念有违,若真的是‘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话,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我们还有多少个‘武吉公满’存在于马来西亚吧!

在柔佛州的笨珍,渔民赖以为生的红树林为了应发展只需,砍倒了大片的红树林以让路给私人公司的石油与化工工厂。而该公司也是在没有知会当地的渔民就急着建立化工厂,根据新闻的报道,该公司也是在没有得到环境部的环境评估调查就得到重工业执照。该化工厂也同样的没有和民宅有一个足够的缓冲区,试问一间重型化工厂就在你家500米附近,你能安心吃饭吗?不过他们想吃饭都有些难了,因为他们赖以为生的红树林已经大面积砍伐了,红树林再也不能给予鱼类一个栖息地,渔民也只能每日望洋兴寒,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捕鱼了!

我们在北上一些,来到了森州瓜拉光。这里的村民也面对了胶厂每日都排出毒臭气体的问题,自从该胶厂扩建了后,村民也开始面对毒臭气体的威胁,根据一项调查,在该区的氢硫化物超标160陪,可能导致鼻癌。可辛的是,在经过了村民的努力下,该厂在2005年已经搬迁。现在,其中四名瓜拉光抗毒臭运动领袖因涉及非法集会被联邦政府起诉,导致他们在1967年警察法令下,被判监禁两周和罚款马币5000。难道维护自己的健康权都有错?


我们在把焦点移去彭亨州的关丹Gebeng工业区,这里极有可能又要重演80年代红泥山的悲剧。同样来自澳洲的Lynas稀土公司在经过了中国和澳洲的拒绝后,转移焦点来到了马来西亚,在没有公开EIA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和咨询居民的情况下开始建立工厂。根据了解,该厂把生产稀土后的肥料直接的埋在附近的池水中,而该工厂的肥料也将透过河流流向大海,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该工厂的原料来自于澳洲的Mt。Weld,经过粉碎后就运来了Gebeng工业区,运往这里的稀土大约为3000万吨左右,万一发生任何意外的话,稀土掉下落海中必定会使到大海受污染,同样的海产也会所到污染,若是人吃了下去,结果不必我说,有脑的人想的到的。

以上的例子不过是一些比较显著的例子,笔者深信在在战机引擎都可以不见的国度里,各式各样因为行政上的偏差,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而形成的‘武吉公满’都可能发生在各个马来西亚的角落。我们还要多少个‘武吉公满’的发生?我们还要多少的老百姓受害?我们还要多少富了多少个贪官和奸商?若不想的,拯救‘武吉公满’,从你我开始!


*以上照片来自于《独立新闻在线》,影片来自《Media Raky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