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会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9:22 AM

以下这一篇文章不是我写的,是我学长在废除英语教数理大集会的一些看法,里面有提到现场的情况,若是对于新闻写的太‘硬’的话,不如来看看我学长在现场的经历和看法吧!
第一次真真实实的感受到
什么叫万众一心
什么叫浩浩荡荡
什么叫风声鹤唳

那天去了国家回教堂
反英化数理大集会
以为只是集会

场外却像是警察部队展览会
水炮车
红头兵
黑车白车
大警棍
大盾牌
警车的蓝红灯不断闪烁
警笛声不曾停过
抬起头
还有一台直升机低空盘旋
气氛好像很紧张

场内真的是人山人海
连讲话都要大大声的说
群众全都穿上白衣

经过几个领袖激昂演讲后
现场群众情绪高涨
警察在外开始戒备
担心失控
警察代表进场与领袖谈判
领袖要求让群众游行
步行到皇宫
失败

决心跟随领袖
到国家皇宫呈交备忘录的群众
还是奋力挤破了回教堂外
警察叔叔薄弱的第一道防线
群众边呐喊口号
边涌上街头
站在路边的看热闹的
也加入队伍
喊口号
挥传单
交通瘫痪
人声沸沸
犹如嘉年华会

路边有零零散散的警察和对讲机对话
我走在人群后头
看见整条四线马路
汽车天桥
全都是白白一片
他们
有的是天真的小学生
有的是似懂非懂的中学生
有的是耿直正义的大专生
有的是平时煮饭洗衣的妈妈
有的是特地请假不开工的阿叔
有的是风度翩翩的学者
有的是行动不便的阿公阿麽
有的是有慈悲心的社工
有的是虔诚善良的回教徒
还有几个躺在婴儿车的小baby

身边经过的车辆摩多
纷纷鸣笛示意鼓励
或将大拇指伸出窗外加油
或热情的和群众击掌
不分种族
母语教育的诉求
是大马人的共同理念

几个马来uncle
经过我身边跟我说
''bu yao english''
我笑说
''ya lah, kita malaysian mah''
他们大笑
和我握手
又大步向前走

那种情景
对我这种活在单一族群的人来说
鼻子真的有点酸酸的
有一种很感动的感觉
说不出来

走着走着
看见一个认识的uncle站在路边
''不好走前罗!丢蛋了!''
一下听不懂他的意思
继续往前

走着走着
经过一个喷水池
看见很多人在洗脸

路边有一群群的人
凑前一看
他们在吃着一个人派发的粉末状白色物体
当时我下意识认为那不是好东西
仕强急忙把我拉走
说警察可以以非法集会为由
统统把围在一起的人抓走

走着走着
眼睛辣辣的
然后就看见前方有一团烟雾
又看见有东西被射了出来
留下一道抛物线状的白烟在空中

突然许多人转身跑回头
表情扭曲
大喊大叫
我的神经也被绷得紧紧
但不知何事发生

我突然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
鼻子眼睛喉咙
像是涂满了辣椒
呛得我说不出话
眼泪直流
视线一片模糊

我才知道中了催泪弹
前方又传来水炮车开到
镇暴部队开始逮捕群众
我们决定转身逃命
于是我用我毕生最快速度
不顾一切往回途冲

我看见一些人绑起面巾
带起墨镜
往我们的反方向冲

一位妇人扶着老母亲
推着孩子
一路喊着让路

我看见喷水池挤满了人
这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洗脸

一位马来同胞拿着粉末状白色物体
向我们走来
''makan!makan!''
我迟疑了一下
仔细一看
原来那些是粗盐来的
应该是让眼泪加速让盐分排出
另外一位朋友跑了过来
看看一下
说了一句''thank you''
就抓了一把来吃
我也马上抓了一把来吃
又继续往喷水池跑

我把整个脸埋进喷水池
结果被水管射中鼻孔
鼻子进水
更难受了

现场又传来水炮车开到
我们又继续搭着肩
跑去不知哪里是哪里的小巷
最后我们跑到了天桥底下
那里也有好多跟我们一样的人
眼红鼻红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看样子我们应该安全了
我们买了汽水坐下来休息
也跟其他走在前面的朋友取得联络
我们决定到对面的隆雪华堂寻求''政治庇护''
才离开天桥地下不到100米
又听见身后急促的跑步声
转身一看
水炮车果然开到
拼命往天桥底下射水
我们被逼用跑的穿越危险的马路
跑进隆雪华堂
才放心许多

和朋友们聚合后
决定再次前往回教堂
一路上挤满了人群
辱骂警察的声音
还有诉求的口号
此起彼落
气氛更加沸腾了

步入回教堂
发现回教堂的钟被催泪弹打爆
地上有些许泡沫
显然此地经过一些激战
过后得知警察共发射了5至6颗催泪弹
以疏散人群

那些人真没读过书
宗教场所 医院 学校
是连打战也不能破坏的地方

一场集会
增加了我的人生经验
也让我对异族同胞改观许多
集会只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我们会看见人民对母语教育
做出的种种牺牲和坚持
很高兴亲身经历了那一天
而华人的最高教育机构
董总
号称母语教育的领航者
那一天应该很高兴不必挨催泪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