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古城-纪实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2:06 AM

在一个适合前往观赏音乐会的天气保佑下,我和两位友人一起下去马六甲去看Our Hours双电其欢的独音演出,我坐某某的车上边看着一闪而过的风景,边听着车上两人的无聊嬉闹,这吵杂的嬉闹宛如音乐,而这风景也恰恰像是音乐MV的片段,杀掉了从KL到马六甲的漫漫长路的虚空,约2小时的路程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的过去,转眼就是来到马来西亚一切历史的源头——马六甲。
花了些时候才找到当天的演出地点——The Baboon House,一家坐落在浓厚南洋风味的旧街道里的小酒吧,设计新颖的小餐厅和这里旧街有些异样的融合,虽然有一些时空冲突,但不失旧街道的美。因为预算到来的时间太多,所以就在马六甲市区里走走看看后一会才回去The Bamboo House,回去时,表演也差不多开始了。
The Baboon House的室内设计也很玩味,大致上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具有南洋风气的大门后就是有一个小展览厅,温柔的灯光照耀下的展览厅有着Tee,各种形状的蜡烛,帽子还有各式的装饰品。在这小展览厅的后面,就是一个被迪斯科灯照耀的小酒吧,这个小酒吧里有着一个吧台,几张餐桌,几张椅子和一个凹下去空间,而这个空间就是当天表演的地方,我会认为这小酒吧的设计好像有着巴厘和南洋的味道在里面,在这凹下去的舞台的后面是一面大墙,大墙上绘有一副上半身为大鼻子,戴上眼镜和怪异小丑帽的小丑,下半身倒挂在树枝的蝙蝠,但是画的本身是由各种线条所组成的,这一副墙上画就成了这小小酒吧里瞩目的焦点。小酒吧过后就是绿意纷纷的花园,花园里有着各式各样叫不出名字的盆栽,环绕着在中间的秋千,秋千旁有一个小瀑布,整体感觉就宛如是绿野仙踪盘的美好,这和之前的小酒吧的热闹隔开了一个安静的空间,适合让一对情人在这里卿卿我我,度过两人世界的好地方(笑)。
说回当晚的演出,我们有活跃于电音圈子的电子组合,迷幻雪芒果(KOKKAMANGO)和电棒作为当晚的演出嘉宾,首先上阵的是迷幻雪芒果,自从‘招揽’了两位才女后,迷幻雪芒果就活跃于电子场景的演出,这次更是南下马六甲进行演出,看来他们步入了另外一个里程碑,当天演出的曲目总共有6首,五首旧曲一首新歌,也是该乐队在重组后的第一首创作,在那一天里终于有机会聆听。芒果们的演出的歌目都是以迷幻为主,外加场地里的灯光也同样的灰暗和迷幻的,让整体演出都达到迷幻雪芒果歌曲里的迷幻意境,当晚的音响也不让人失望,但也不会拍案叫绝,不过却适合这样的小型演出,这应该可以称为‘小而美’吧?

迷幻雪芒果短短的演出之后,就到了和迷幻雪芒果很有渊源的电棒的表演时间,同样的都是由各种电子器材而成的电音,但是却和迷幻雪芒果的迷幻风格不同,主唱Vanes的艳丽裙子就说明了这一点,他们更为活泼,音符和节奏也更为跳跃和随性,让在场的人们从迷幻中清醒了过来,场面顿时活泼起来,偶然望出去酒吧外的街道,沉静的古城也似乎‘电’动了起来。电棒当晚总共演出了大约7首歌曲,首首都是挑逗人的舞蹈欲望 的节奏,灯光不停的闪耀着欢愉的光芒,整个小酒吧也似乎动了起来,众人都乐在其中。

当晚的来的听众除了载我南下的两位友人之和后半段才出现的胎的贝士手之外,大多都是来到马六甲的旅客,印象中有两位酒客,一帮安迪安可和几位老外,在演出的时候也时不时会有几位带上大背包的老外旅客被乐声吸引过来看看,值得一提的是当笔者在场专心看演出的时候给一位安可抓来问问题,从他的问题里推断,想必他应该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音乐类型,他问笔者这些音乐是不是演出单位自身的创作,我的回答自然就是‘当然’二字,怎么知道这位安可在杀出一句‘怪不得在市面上听不到这样的歌’的句语,当下的笔者顿时感动茫然和无法言语的复杂感觉。。。在电棒演出结束后,主办当局也提供free jam的机会给在座的朋友,笔者当下想了一想,到最后也决定献献丑,和一帮从KL南下的友人胡乱又不成调的jam了一轮后,当晚的演出就这样画上一个潦草的句号,这时才察觉时间已经是深夜,抬头一望,天窗里的明月也告知时候也不早,就这样随着友人的车子回到KL市区,也该想想用什么理由说服学院的守门员开门让我回宿舍,哈哈~
图/Vanes
文/Raymond(于8月12号 刊登在动态度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