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公满所见所思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2:09 PM


自古以来,黄金美妙的颜色是人们对于财富的幻像,它闪亮的光泽诱惑着人们的贪欲,尾随着黄金追逐的人也向来不少,不过在黄金的背后,为了黄金而无辜牺牲的人也不亚于此,他们背上了那些追逐者的重担和后果,而这些追逐者仍然可以大大方方的不顾手段的追求自己的‘黄金’!


历史中的武吉公满是以黄金闻名,据说在大约800年前,柬埔赛人就来到了这里挖金矿,把挖到的金矿带回柬埔赛修饰他们的神殿。之后这里就交给了澳洲人管理,而这里也开始了繁荣起来,听一些老矿工说,那时的是武吉公满是个不夜城,大街小巷的商家都有开业,而且生意源源不绝,而在1960年停产后,这样繁华的景象只能在老矿工的回忆里找到,现在的武吉公满只是一个平静的小新村,不过这个平静最近被打碎了,而被打碎的主因是令人畏惧三分的‘碳提炼法’,而‘碳提炼法’的主角就是山埃!

居住在武吉公满的村民在没有得到任何的通知下,有关采矿公司在去年的8月21号就开始动工建筑,以在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矿,而在这之前的1997年,该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也没有和影响深远的村民讨论过或是协调就获的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的批准,这不单是有关当局的失误而已,也是有关于时效的问题,一个过了十年的环境评估报告是无法反映出现在武吉公满的环境状况,而用了一个过期和不完整的环境评估报告来建筑这座采金场,这未免有些讽刺吧?

在笔者我最近一次也是第一次去武吉公满的时候,在整个的考察当中,最让我觉得震惊的是,我亲眼的见证了离住家最近的矿湖是多么的可怕的距离,就是那么两米的距离,而这个矿湖是山埃采金法所留下的废水,而这些废水当中有着超标的山埃含量指数,根据了解,该名住户也每天都能闻到恶臭,也对于在其住家外的矿湖极其反感。

除此之外,当地的居民也经常的闻到各式各样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根据当地的村民的叙述,这些味道有些像是柴油味,苦杏仁味等,这些味道都干扰了这些村民的日常生活,有一些村民闻到了这个味道过后都会出现喉咙发痒,眼睛干涩,头晕头痛、,呼吸困难,有者甚至有呕吐和皮肤生红点或水泡的状况。而这些都是采金矿场还没有设立之前所没有,而且这严重的影响了村民的日常生活,也让他们经常出入医院看病。在这巨大的商业利益下,村民的健康就只能一点一点的被磨损,直到死的那一天!

那么山埃又是什么来的呢?为何村民们对于这东西耿耿于怀呢?根据百度百科的资料,山埃的化学名称是氰化钠,可经皮肤或消化道吸收,在二战时期被纳粹德国广泛用于集中营现场制造氢氰酸,并通过管道输送到伪装成澡堂的毒气室,杀害了很多犹太人。而他是怎样一个方式‘毒’法呢?只要吸入,它会在体内释放氰基,与氧化型细胞色素氧化酶结合,使细胞色素失去传递电子能力,使呼吸链中断,出现细胞内窒息, 引起组织缺氧而致中毒。这样的东西,就是武吉公满的村民现在日日夜夜所面对的‘毒品’,若这样的情况出现在各位看官的门口,这又会是怎样一个现象呢?
有一些东西是活在人的常识里的,就好像是政府是要经过了人民的投票选出来的道理一样,若没有这些常识,我们的处境将会是无法想象的,拿常识来说,工业区都会和民宅有一段距离的,环境部的标准是距离五百米,一系列的报道和亲眼目睹证实了,有关公司就是违背了这个常识,废矿湖离开住家不到两米,矿场大门离最近的住家也不过那么十来米而已,这不单单是违背了常识,彭亨州政府也要负上责任,为什么可以批准这家公司不完整的环境评估报告?为什么可以让这家公司的采矿场就建筑在村落的附近?为什么现在问题出现了也不出面解决?还说把这事已经被‘政治化’,也为商家背书的说出‘山埃采金法绝对安全’等类似的话语,他们似乎对于这事件没有什么了解,在这里我大胆建言这些部长,国会议员,州务大臣和该公司的老板来武吉公满住一个礼拜,以了解民情而后解决民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