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马来西亚,悲惨武吉公满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12:11 AM


纳吉在他登上首相之位时,推出了‘一个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概念,他誓言要:‘以人民为先、现在就表现’的理念来为人民服务。在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下,马来西亚似乎都处于一个全新的气氛里面,而这些都是拜纳吉所推行的一些所谓‘开明’政策和极其成功的形象塑造所赐。不过在另外一面,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却暴露了‘一个马来西亚’只不过是一个公关手段,而不是一个真正能惠及马来西亚子民的理念。


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发生至今都有了三年了,Peninsular Gold Ltd2006年就得到了彭亨州政府的支持,在金矿厂建立完毕后,就请来了彭亨州的州长——安南雅谷来开幕,当时,他信誓旦旦的承诺州政府将严格执法,不让武吉公满的村民的健康不受伤害。不过,当村民们的健康已经被无名臭味和机械声弄到头晃脑胀,红肿处处,而且也间接使到张少平先生暴毙在其果园中,不过他的回答应该也只能是这样:‘州政府也无法保证什么。’要知道山埃作为一种赫赫有名的二战化学武器,同时美国军方也把它列为‘战争级’的化学武器,当它被吸入人体的时候,不需要高深的化学知识和繁杂的化学方程式证明,大家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这些毒物就是武吉公满空气中的一部分,想象下在一个小村落里每人都在‘吸毒’的‘盛况’,相信这应该有如劳勿榴莲,成为了这里的‘特产’。

在这一起事情中,有两个人是应该要负起其责任的,这两人同样来自马华公会,一个‘号称’是代表了全马华人的政党,是谁呢?一个是劳勿区的国会议员黄燕燕黄大部长(请容许我这么叫她),而另一人就是Peninsular Gold Ltd的董事甘代耀。为何要他们负起责任呢?而且还是什么责任呢?简单来说,是一个在朝不做事,无法履行其国会议员的责任,另一个带着发展之名,行危害村民健康之事。黄大部长在武吉公满事件中都失去了其作为国会议员的责任,对于村民的质问不闻不问,就算是听到闻到了也百般借口推卸责任,说三推四;而另外一位更为‘厉害’,(或说可恶也行),打着发展劳勿的名堂来到了武吉公满,通过几家华文媒体来为他们进行了一般修饰,把山埃采金法名称‘美化’成‘炭提炼法’,这不过是换瓶不换药的做法而已。和黄大部长一样,对于金矿一事不但是推卸责任,还一直为自己的利益辩护,他自己深知这样的采金法是会危害到健康,金矿工厂就建在新村里面,而工厂日日夜夜都在使用山埃进行采金,古有‘开门见山’之言,现在就有武吉公满村民就真的是‘开门见山‘,只不过彼山不是山坡,而是山埃也!

武吉公满在马来西亚地理上说是集水区,而金矿厂就是在其附近,金矿主声称利用山埃采金是不会污染地下水和河流,他们建有20架的空气和水源勘测器,随时能够预防泄漏事件发生。美言巧语的背后,是另外的一面:在提炼黄金的过程中,黄金是依附在土地里,在生产出黄金后自然就会留有一堆含有山埃的泥渣,而泥渣的处理方式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利用最简单的做——直接的把它们丢在坑里,然后在继续的挖金,继续的丢在坑里,就一直循环下去。大家有看到问题所在吗?丢在坑里的山埃会随着雨水渗透到河流,井水,还有地下水,说没有水源没有被污染是骗人的话!这还不是最惊人的,不要忘了,雪州政府就是像彭亨州政府购买水源,也意味着说,若发生了大量泄漏山埃事件,祸害的不是武吉公满而已,而是彭亨州的人民,雪兰莪州的人民,甚至是全马来西亚的人民!
一个马来西亚下的武吉公满,纳吉政府无法以人民为先的态度,更无法现在就表现的行动来证明,让他的子民每日都在公开‘吸毒’;任由水源被污染,让人民无法享用应有的清洁水源,那么‘一个马来西亚’也只不过是一个口号,无法显现出纳吉政府的决心,只能让武吉公满继续的悲惨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