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有感

Posted by Raymond lim on 6:10 AM

在每一年的5月3日,都是对于有理想的媒体工作者来说是一个庆贺的日子,同时也是反思媒体工作者的责任和看讨本土或国际的媒体业的发展与趋势的日子。

我们先从世界新闻自由日的历史谈起,在1993年,联合国大会宣布将每年的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该宣言是由非洲报刊记者于1991年统一列出的新闻自由准则。世界新闻自由日所提倡的是提高新闻自由的意识,并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论自由的权利,今年的主题为:‘信息获取与人民自主’。

有从事报业工作经验或稍微有研究过媒体的朋友都知道,大马的媒体业状况是惨不忍睹的,报业基本上已经被某些政党直接或间接的收买,电台和电台也是一样,不过更糟糕的是他们都被集中化了,即MEDIAPRIMA集团控制了大多数的大马电视台,电台和报业。这对于言论的自由和多样性都有着一定的杀伤力,同时也阻碍了媒体原本功能——即作为社会的‘公器’,来让社会大众可以利用媒体来为他们的现状带来关注和改善。

媒体近用权,说白些就是作为普通百姓的我们要如何利用媒体。像我刚才说的,国内媒体均被垄断,控制和集中化,不过所幸的是,科技的发展总是带来无法预料的事务,当初只是作为军事用途的网际网路现在已经在全球欣起了一场资讯流通方式的‘革命’,也必然的把媒体业把传统的报纸,电视电台等间中分割出另一个‘不同的声音’——即网络媒体。网络媒体在大这马乌烟瘴气的媒体业中开辟了另一个可以让人自行发布新闻,编辑或引起讨论,也意味着,每个人就是一家新闻机构,这也是‘公民记者’的精髓所在。

最近发生在武吉公满的山埃事件,这正好是体现了马来西亚媒体业的‘无能’和公民力量的‘衰落’,这事件若在公民记者较多的国家里发生的话,早已经是被各方所关注了,而大马现今的情况是主流媒体被集中化或党有化,不能秉公的报导或操作,这现象后果就会让社区型的新闻不被重视,而导致了很多社区中的问题不能够报道和得到其应该的社会关注,武吉公满不单单是政策上偏差的恶果,同时也是大马媒体业无法秉公报道的唏嘘。。。

当主流的媒体无法为我们提供真实的新闻或监督政府的机制的时候,较为自由网络空间就是一个出口,在网络的自由空间里,每一个人都能具体的实践他发言的权利,而且也能把自己所看所闻都在网络上公告天下,好比是在之前的UPM的暴力事件,他们透过网络的力量,让社会人事都见识到UPM大学里的问题,从而得到的解决。若我们把这个现象在想深一层,人人都可以透过网络来报导自己社区的新闻,从而得到社会人士的关注,同时也可以监督地方/国家政府的操作,这就是‘公民记者’所做的。

国家的发展是有赖于言论的自由和多样化,若没有言论的自由,就没有人会放胆得说出自己对于政策上的不满和缺点,若没有言论的多样化,那么就没有积极的讨论和互相批评各自缺点的空间,从而言论被单一化。在最后,希望各位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为大马新闻自由和开拓言论空间而努力,奋斗。